长青烈士陵园官网,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,提前1-2天预约
全国咨询电话:0512-57756732
长青烈士陵园
长青烈士陵园

长青烈士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

长青烈士陵园殡葬文化
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殡葬文化

清初广东士人选禅风行

来源:2020-05-08 14:02:26
    “逃禅”是中国佛教史上的特殊现象,它最早见于杜甫的《饮中八仙诗》,以苏晋好佛但又好酒,而喝酒乃佛中大戒,所以“逃禅”最初是指逃离佛戒;至于“逃入禅门”则是后世学者的引申⑧。明清更替之际,战乱频繁,众多儒者学士纷纷选择“逃禅”(本文讲述的“逃禅”属引申义),遂成为明清交际的一种特别突出的社会现象。明人陈子龙统计了两千多位明遗民,“其中披缎为僧者有近三百人,占了遗民总数的七分之一。”在广东的佛教发展史上,“逃禅”现象是其庄重的一笔,明遗民是其中的主要参与者,“明之季年,故遗臣庄士往往避于浮屠··一僧之中多遗民,自明季始也”。
    清朝统治者为缓和汉族官民剧烈的反抗情绪,默许他们“逃入禅门”。清顺治七年,清定南王孔有德攻下桂林,南明永历大学士、督师瞿式耙端坐府中,孔有德派人劝降,不从,再劝其削发为僧,式耙亦不从,最后遇害。从孔有德劝其削发为僧的举动可以看出,至少清廷对于放弃反抗的削发为僧的明廷朝臣是容忍的。广东作为南明政权所在地,聚集了大批明遗民。他们或见复国无望,乃遁入佛门寻求精神寄托;或不愿与新朝合作,乃剃度出家托迹缎流,以贞厥志。正如陈寅悟所说:“世人或谓宗教与政治不同物,是以两者不可参照合论,然自来史实所昭示,宗教与政治,终不能无所关涉。明末永历之世……(云南)以边檄一隅之地,犹略能毕集禹域文化之精英者,盖由于此。……其地之学人端士,相率遁逃于禅,以全其志节,今日追求当时政治之变迁,以考其人之出处本末,虽曰宗教史,未尝不可作政治史读也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上海公墓,太仓公墓,上海墓地,长青烈士陵园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清初广东士人选禅风行

    清初“逃禅”,大致可分为两种情形。其一为借“逃禅”以伺机复明。此类以屈大均、金堡为典型。1650年,清军攻陷广州、桂林,南明政权的抗清势头跌落谷底。屈大均正是在这一年冬天遁入佛门,他曾说:“予自庚寅丧乱,即逃于禅,而以所居为死庵。”其阪依佛门是为政治形势所迫。在吴三桂反清之时,“以蓄发复衣冠号召天下,大均建义始安,以广西按察司副司监督安远大将军延龄于桂林”,为反清复国奔走效劳。金堡,字卫公,浙江仁和人,他也在此时落发于广州雷锋寺,拜岭南曹洞宗高僧天然函是为师,改名今释,字澹归。金堡自云“弟子某甲自庚寅落发,倏己壬辰,身托缎流,心垂白月,宰官之障未除,文士之气未尽,万行未习,六度未修”,没法摆脱明朝的影响,缅怀故国旧主。这两位“逃禅”者并不安分为僧,而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般地想着待机而起反清复明,所谓“易性之交,诸遗民多隐于浮图,其人不肯以浮图自待,宜也”,)。乾隆皇帝在《钦定<四库全书总目圣谕>》中说:“金堡、屈大均则又遁迹绪流,均以不能死节,腼颜苟活,乃托名胜国,忘誓狂言,其人实不足齿,其书岂能复存?自应逐细查明,概行毁弃,以励臣节,而正人心。”可见,清朝统治者对这些隐藏在佛门中的“志士”是深恶痛绝的。
    其二为笃守佛义、弘扬佛教之避难士人,如:
    语山和尚,潮郡人,以避难范发为僧,顺治初,明吏部罗万杰侨寓盘湖庵,延语山参禅,相投契,久之于盘湖五里外的西华山,爱其幽静,辟径艾棒,构精舍一区,潜修净业,足迹不履村市,精于六书,有问者,辫析音义,井井有条,或扣禅宗,则曰:君辈方读书为世用,无庸向此间理会也。雅不喜剃度法嗣,常语人曰:人无戒性,贪懒为僧,抵造孽耳。有幼孤者恳之,许暂留服役,日夕课以樵探灌园,兼令识字,稍长即遣还俗。寿九十三,为僧七十年,一夕跌坐圆寂。识者叹其口不谈禅,乃深于禅者.
    “禅悦,明季士大夫之风气也,不独滇黔,然滇黔士大夫预其流矣。”可见逃禅俨然成为明清之际的一种社会风气,尤其是广东肇庆作为南明政权与满清对抗的主要阵地,亦是“三藩之乱”的主要地区之一,社会各阶层呈现出隐逸或出仕、抗争或降清等多种抉择。这一时期不少有名遗民选择在广东出家,如天然和尚、金堡、屈大均等,还有不少异省遗民逃禅入粤,如明末浙江雪丹禅师弃家入潮,明吏部郎罗万杰逃禅入潮,始建“语石庵”、“盘湖庵”和“逸老庵”。
    此时遗民无论基于何种理由“逃禅”,他们入广东后以佛寺尼庵作为政治避难之所,这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佛教的信众基础,推动了广东佛寺的兴建和佛教的发展。这些明遗民遁入释门之后,积极与士大夫交往,谈禅论儒,对整个广东地区的佛教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